龙运北加之Chapter 1:我以为我快死了



sea01

我以为我快死了。
死在异乡没人得知。

出差到东海岸整整一个月,殊不知才第二站倒下了。
每天的心情是:难道就这样死在龙运,回不了家吗?
————————————

不知是因为压力太大,还是水土不服,
可能是,东海岸这场毫无歇息的大雨,
才刚抵达这里的民宿。
还没来得呼吸这里的空气,
就直接冲向厕所抱着马桶,
吐了又吐。

一吐就一个星期了。
————————————

这一趟,我没真正地享受,
最长的时间就是倒在床上,
对这里有着很模糊的记忆。

只记得那对有90余岁的老夫妇,
还有那位默默制作鱼饼的安哥。

前者的那真挚的感情让人感动。
后者真诚的关心让我感触很深。
————————————

old couple

真的很喜欢这对老夫妻,
那天昏昏恹恹地抵达他们家,
90岁的老先生紧紧握着87岁的老太太走来迎接,
这对见证龙运一世的繁华败落的老夫妇,

对当年的事迹至今仍历历在目。

谈起当年的爱情史,
他看着她,笑着说:
“我一见她就喜欢她了。”

他说,他们住在龙运的对岸。
两夫妇从小就认识。

老太太每天早上制作豆腐。
老先生划船到对岸卖豆腐。

年轻时过得穷困,但自足。
龙运铁王常天绪与老先生是好友,
常天绪曾提供老先生多次发财的机会,
但老先生拒绝而再拒绝,

笑问老先生是否曾后悔。
他却笑说,我拥有得更多。
老先生如今子孙满堂,
每年新年子孙都会回乡,
坐满三辆巴士回乡过年。

心载满满,与子偕老。
这样就足够了。
————————————

sea

那位默默制作鱼饼的安哥,
他不爱说话,喜欢一个人静静坐在海边。

每天早上在厂里忙于制作鱼饼,
傍晚收工后就静静地坐在海边,
喝着热腾腾的速溶白咖啡,
吃着才刚制作完成的鱼饼,
沉醉于最美的日落。

那天,我倒下了。
在安哥面前倒下。

一到安哥的家,连打招呼都忘了,
直接奔向他的厕所吐个死去活来。
然后躲在里面,忍不住哭了出来。

访问期间,情绪一度失控,直接晃神了。
加上回教堂传来祷告声,访问几度中断。

安哥趁着祷告声,曾消失一段时间。
然后突然现身,手上拿了好几包药。

他说我脸色发青,怎么可以撑下去。
一边给我药吃,一边叫我赶快回家。

medicine

隔天,我以为自己病好了。
结果,一到茶餐室又吐了。
为免采访进度受影响,
同事把我抛弃在车里,
自己下车拿机去采访。

糟糕的是,他们连车匙也带走,
我就这样被反锁在闷热的车里。

头晕得很不行,躺在后座无法动弹。
心里想,不是热死、闷死就是吐死。

车子就停在安哥的厂外面。
朦胧中看到车外有人敲窗,
安哥在外露出不安的脸色。

一直嚷着说必需送我入院,
叫我别做了,赶快回家吧。

看着他那紧张神情,只能弱弱地微笑。

所以, 至今仍记得他那份关心。
————————————

school

起来就晕,晕了就痛,痛了就吐,
吐了就睡,睡了又起。起了又吐。
对着镜子,被自己的样子吓呆了。

脸色转绿,毫无血色。
当下以为自己快死了。

同事叫我在民宿休息,
他们自行在外面拍摄。

闷在房间内许久,所以想透透气。
走到庭院外坐坐,外面依然下雨。

那段时间一直在下雨,每天的每天。
对于病人而言,这造成极大的影响。

超级低迷,有种过不了今日的感觉。
旅程结束的那天,体力终于恢复了。

离开民宿当天,抬头一看,看到了那道曙光。

有一种感动涌上心头,叫做:原来我还活着。

原来我还活着。

air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