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lo⊙Goodbye⊙Restart

Screen Shot 2014-04-24 at 4.15.54 PM

似乎每隔五年就会搬家一次。

没办法,我是典型的双子座。
跟「专一」两个字沾不上边。
不过,这跟感情完全没任何关系。
我是个非常专情和常情的双子座。
无聊的论述。
只是发现 WordPress 被荒废得太久,
也没办法像以前这样好好写部落格。
挺喜欢以前的部落格名称:
一个人,又怎样。


把以前有关囡囡和旅行的日志搬过来。
因为,挺喜欢那时的心情。

后来出差和旅游的心情却没好好记录。
有点忘了,有点靠腰。

不想忘了那些感觉和那时的心情。
不想忘记如何演变成现在的自己。
不想忘记走过的路程和见过的人。

所以,想搬过来新环境再好好记录。

昨天刚好扭到腰。
躺在床上飚了无数次的脏话。
后来发现自己最近的口头弹。

靠腰。

想起接下来的工作和未来的日子。
知道这辈子都会这样念出靠腰了。

真的靠腰。

依稀记得,临走前他曾说过:
你别想再踏进这一行。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句难堪的话…
还是因为本身其实已不再有兴趣…
还是因为自己真的懒了累了倦了…

总在这圈子旁溜达,
不知是不愿再接近,
还是已不想再靠近。

想说走就走,却没有这样的勇气。
想继续留住,却需要更大的勇气。

需要给自己一次机会。
再给我自己一次机会。

—————————-
最近每天的问候语是:“这里有水吗?”

走路咖啡店问这个问题实在尴尬。
没有厕所的咖啡店。

配水制@ cafe studio

IMG_0017_Fotor
原本,想要好好的介绍一间咖啡店,
因为,真的很久没遇到一间会让我想念台湾的咖啡店。

结果,最让人印象深刻的却是它厕所挂着:No. Water.
制水的冤魂还真缠身,不愿散去。
可悲。残念。

外人真不懂这样悲惨的状况为何。
有些人已沦落到在南北大道的休息站刷牙洗澡,
有些人还可以只是偷偷跑到油站上大号和偷水,
我只是单纯生理期加便秘和一天没水冲凉而已。
可悲。残念。

所以,只是想偷渡到气氛好的咖啡厅,让心情转好。
无奈最后的“没水”通告,还真的让人跌入万丈深渊。
可悲。残念。

IMG_0002_FotorIMG_0008_Fotor10014684_10152001678516437_2935721730623998492_n IMG_0001_Fotor

———————————-

这间咖啡厅藏身在繁忙而且很乱的店屋区。
为了找这间店,我走了半个小时。用走的。

不用介绍太多,用图说故事。
总之,我会为了那棵树再回到这个地心怪异的咖啡店

IMG_0015_Fotor

IMG_0013_Fotor

1977227_10152001715281437_2970545566855091429_n

10014586_10152001715201437_8712511006898647345_n

龙运北加之Chapter 2:我又以为我快死了

Image

这个故事告诫全天下的女性,
两个女生同居必须事事小心,
回家时注意门口有没有香烟,
出门前要开小灯,门口要放置男性拖鞋。
这些年治安不好,所以很容易疑神疑鬼。

重点其实不是这个,要说的是,
两个女生出差,必须万事警戒。
不准随便上陌生人的车,
尤其是枪火齐全的车辆。

回想起来,还是感到一阵头皮发麻。
看来我与龙运北加,实在八字不合,
否则不会每次都以为我会死在这里,
多亏同伴,这次我以为会死在枪下。
——————————————-

那天,坐在受访者的茶餐室里跟他闲聊。
他说:北加有一座较鲜少人得知的墓碑。
从墓碑上的设计和刻上的字眼,
可追溯前人和历史朝代的渊源。

说不定,便可知道北加曾经断层的历史。
因为,当时除了知道北加是个小渔村外,
对于这里的故事 依旧摸不着头脑。

还在犹豫的当下,这名茶餐室安哥放下手中的咖啡,
突然凑上前,一脸神秘说:
你们到时一定会非常兴奋。

怎么我一点儿也兴奋不起来,
总觉得哪里有不对劲的感觉。
——————————————-

隔天,站在茶餐室前发呆,真让人不知如何是好。
原以为和一班安哥一同寻找坐落在深林里的墓碑。
结果只有这茶餐室安哥和他所谓握着猎枪的好友。

是的,他握着猎枪,
真担心生命的安全。

安哥说:深林有很多凶猛野山猪,所以带把猎抢防身。
他大笑:你放心,我的好友是山猪的死神,百发百中。

不放心才怪。

安哥说:深林有许多咬着皮肤不放的吸血水蛭,所以带了肥皂。
他窃笑:我看你们女生还是不敢去的啦,你们自己先考虑看看。

真的不想去。

还在想着要如何拒绝,
结果,身旁的同伴说:

“我们去。”
——————————————-

这家伙才真的不知死活,
心中的百般不愿,也不可能将她抛弃。
紧握着手机和防狼器,站在车前发呆,

若有三长两短跳车好了。

结果打开车门,真的快被吓死。
座地下置放着超大把的巴冷刀。

是的,是超大的巴冷刀,
抖着,死都不愿意上车。

安哥说:那边野草丛生怕有蛇,所以带刀去砍杂草。

想象中的画面是:
两个女生在丛林逃难,
后面追来两个变态佬,
一个则开枪射杀,
另一个乱砍分尸。

在想着用借口逃走,同伴却上车了。

她上车了。
——————————————-

我默默地坐在车后,
安哥把枪放在车前,

枪头对着我。
若枪支走火,我就完了。
还是先用电话写封遗书,
以防万一好了。

我在车里不敢说话,
隔壁的小妹却十分兴致勃勃,
不断问那森林和山猪的故事。

我只是把目前所在处的地图位置,
透过手机不断发送给家人和男友。
远水救不了近火,
纯粹想,至少他们知道我死在哪里。
结果,车子开始转向森林无名小径,
然后,电话无信号。
所以,他们不知道我死在哪里。
——————————————-

非常感谢上天的眷顾,
在我百般不安的时候,
通往深林的唯一小路,
被封了。

安哥们说要下去走进去,
我说不如等下次摄影来,再一同进去好了。
反正如今只是来考察,不用那么劳心劳力。
下次一定会准备齐全,也跟当局申请执照。

安哥不情不愿的答应了。
所以,我安全回民宿了。

然后,把同伴臭骂一顿。
请她提高警惕,顾及自己的人身安全。

或许我真的是以小人之心度大人之腹,
但是,在城市长居久了,
有谁会相信,
单纯地以为村里握着巴冷刀和猎枪的人是好人,

套用《My盛Lady》一句,
世界很简单,人类很复杂。
oo

龙运北加之Chapter 1:我以为我快死了



sea01

我以为我快死了。
死在异乡没人得知。

出差到东海岸整整一个月,殊不知才第二站倒下了。
每天的心情是:难道就这样死在龙运,回不了家吗?
————————————

不知是因为压力太大,还是水土不服,
可能是,东海岸这场毫无歇息的大雨,
才刚抵达这里的民宿。
还没来得呼吸这里的空气,
就直接冲向厕所抱着马桶,
吐了又吐。

一吐就一个星期了。
————————————

这一趟,我没真正地享受,
最长的时间就是倒在床上,
对这里有着很模糊的记忆。

只记得那对有90余岁的老夫妇,
还有那位默默制作鱼饼的安哥。

前者的那真挚的感情让人感动。
后者真诚的关心让我感触很深。
————————————

old couple

真的很喜欢这对老夫妻,
那天昏昏恹恹地抵达他们家,
90岁的老先生紧紧握着87岁的老太太走来迎接,
这对见证龙运一世的繁华败落的老夫妇,

对当年的事迹至今仍历历在目。

谈起当年的爱情史,
他看着她,笑着说:
“我一见她就喜欢她了。”

他说,他们住在龙运的对岸。
两夫妇从小就认识。

老太太每天早上制作豆腐。
老先生划船到对岸卖豆腐。

年轻时过得穷困,但自足。
龙运铁王常天绪与老先生是好友,
常天绪曾提供老先生多次发财的机会,
但老先生拒绝而再拒绝,

笑问老先生是否曾后悔。
他却笑说,我拥有得更多。
老先生如今子孙满堂,
每年新年子孙都会回乡,
坐满三辆巴士回乡过年。

心载满满,与子偕老。
这样就足够了。
————————————

sea

那位默默制作鱼饼的安哥,
他不爱说话,喜欢一个人静静坐在海边。

每天早上在厂里忙于制作鱼饼,
傍晚收工后就静静地坐在海边,
喝着热腾腾的速溶白咖啡,
吃着才刚制作完成的鱼饼,
沉醉于最美的日落。

那天,我倒下了。
在安哥面前倒下。

一到安哥的家,连打招呼都忘了,
直接奔向他的厕所吐个死去活来。
然后躲在里面,忍不住哭了出来。

访问期间,情绪一度失控,直接晃神了。
加上回教堂传来祷告声,访问几度中断。

安哥趁着祷告声,曾消失一段时间。
然后突然现身,手上拿了好几包药。

他说我脸色发青,怎么可以撑下去。
一边给我药吃,一边叫我赶快回家。

medicine

隔天,我以为自己病好了。
结果,一到茶餐室又吐了。
为免采访进度受影响,
同事把我抛弃在车里,
自己下车拿机去采访。

糟糕的是,他们连车匙也带走,
我就这样被反锁在闷热的车里。

头晕得很不行,躺在后座无法动弹。
心里想,不是热死、闷死就是吐死。

车子就停在安哥的厂外面。
朦胧中看到车外有人敲窗,
安哥在外露出不安的脸色。

一直嚷着说必需送我入院,
叫我别做了,赶快回家吧。

看着他那紧张神情,只能弱弱地微笑。

所以, 至今仍记得他那份关心。
————————————

school

起来就晕,晕了就痛,痛了就吐,
吐了就睡,睡了又起。起了又吐。
对着镜子,被自己的样子吓呆了。

脸色转绿,毫无血色。
当下以为自己快死了。

同事叫我在民宿休息,
他们自行在外面拍摄。

闷在房间内许久,所以想透透气。
走到庭院外坐坐,外面依然下雨。

那段时间一直在下雨,每天的每天。
对于病人而言,这造成极大的影响。

超级低迷,有种过不了今日的感觉。
旅程结束的那天,体力终于恢复了。

离开民宿当天,抬头一看,看到了那道曙光。

有一种感动涌上心头,叫做:原来我还活着。

原来我还活着。

air

豪宅全记录

首先,小女终于搬家了。
还是老老实实当租屋族。

没办法,现在买不起房子。
只是,清空了旧屋的累赘。
也终于还清了所有的债务。
搬到环境比以前好的房子。

开始很认真地储蓄。
尽管忙累了没关系,
看到户口的数字日益增加,
这样可以让生活稳定下来。

所以,暂时假假充当个”高薪”的秘书。
剩下的,等到“袋子”真的满满了再说。

总之,我们搬家了。

———————–

4th home

这是帮他们建成的第四代豪宅。

从构思、采购、建筑、布置等…
不假于任何男人的协助。
*就是非得注明男人不可*

无论前前后后或从头到脚,
完完全全是小女一手包办。
实在是太强大了。

吸收前几代豪宅失败的经验后。
加上不断地参考网络上的视频。 点名 :YouTube

想到好几个重点是不愿意再重犯。
重点1.   不可设在地板上:肮脏难清洗,引来黑老鼠,腰痛。
重点2.   至少要两层楼高:纯粹这才称之为豪宅。
重点3.   一间房间那么大:夸张修辞法,只是想成为死老鼠的草场。
重点4.   有容纳杂物空间:他们的食物、清洗用品、报纸和垃圾桶。
重点5.   暂时这样

因为这样,所以乱画了这副图。
还觉得不好,重画两次

4th home design

然后跑到商场去买了一堆材料。 点名:DAISO
蹲在那边默默像疯子自言自语。
然后像女强人抬这个那个回家。
真的实在太强大了。

其实也忘记自己到底怎么建成的。
也不知道为何最终出现两张桌子。
然后忘了自己到底花了多少时间。

总之,在还没接他们回来前,完成了这个。
然后,从公司偷回来超级无敌重的大布条。

最后,变成这样了。
PROSEDUR 4th house

真的觉得自己太强大了。

———————–
安顿好他们后,
才想起他们已经搬了四次家。
每次都是自己着手着脚建的。

从第一代
1st house
从手掌般小变成手臂般那么长时,
觉得这小笼子已容不下她的身形,

所以加建闺房给她,
还得经过个小桥梁。
还有屋檐遮风挡雨。

尽管看起来简陋,
不过还算是可以见人的半独立式豪宅。
就这样住到跟我从台湾回来马来西亚。

还不赖的第一代房子。

到第二代
2nd home

回到马来西亚后…
一直觉得笼太小…
容不下两只傻仔…

所以,就来了附加阁楼的第二代豪宅。
 second home 03

second home 02

可是,清洁时真的清死我了。

然后第三代
3rd house

曾经有一段时间很常不在家。
然后老妈子命令我把他们搬到客厅。

然后就变成他们的第三代家了。

总结,我太强大了。
最后,来张他们今天的模样。
1004689_729469653748379_25904037_n

为家期许一个美好的未来

malaysia_elections_2013-1401005.3-hp

不知不觉,开始认真起来。
再过半天,到了关键时刻。

可能是那些无间断的政治讯息轰炸。
每日每夜,搞得每个人都神经紧张。

不知其他的情绪高昂的支持者怎么想。
但是… …想说说这些年所看到的一切。

记得无端端加入Bersih行列的那两年…

亲眼看见催泪弹,莫名其妙朝着我方向飞喷而来。
亲眼看见警察莫名奇妙朝着市民轰叫,扯拉衣服。
亲眼看见警察用水瓶丢向市民的车镜,乱轰乱叫。
亲眼看见先生拉着太太,抱着哭喊着的女儿逃难。
亲眼看着催泪弹和水炮车,射向同善医院的范围。

心里对着这政府飙脏话。

遇上传说中的马华歌神,他带领着一马工作队召开“慈善”记者会。
抵达现场时只找摄影,拍了几张照片后抛下老先生拍拍屁股走人。

心里对着这政府飙脏话。

记得跑新村的那段日子…

跑遍半岛各地,听着老前辈们所诉说的故事。
这个国家从古至今,一路走了不少风风雨雨。
大家看起来很团结,但是却是一盘散沙。
马来高官直到现在,还会说叫我们回中国唐山的话。

记得以前曾问过一名老先生:
你5岁从中国来到马来西亚,
现在你觉得中国还是马来西亚是你的家呢?

他说:
我直到现在还是觉得马来西亚是我的家,
我在这里长大,在这里学中文,在这里扎根。
所以,这里是我的家。

是的,这里是我的家。

真的期许,为这个家有一个美好的未来。